《长安十二时辰》如何把“人肉信息检索”变成

2019-07-31 10:24

  被《权力的游戏》伤透了心的看剧下饭党们,最近又被《长安十二时辰》点燃了,雷大头的表情包又开始发起来了。

  《哈利·波特》系列里的“魂器”,说白了就是“主意识转存储备份”,在赛博朋克小说里是基本的续命。

  《龙枪编年史》中的侏儒种族擅长机械发明,而这些小怪物的原型,其实是作家对当时的“程序员”的印象,比如他们总是在鼓捣大家看不懂的东西,而那些东西真出了成品,竟然能用!

  上某乎开个贴“幻想作品中,有哪些看起来很神奇,其实原理很普通的黑科技?”,单子可以列到几百条。

  低技术环境里,用另类方式实现高科技,制造了最大的惊奇感,也成就了幻想作品最激动人心的看点之一。

  《长安十二时辰》中,最核心的黑科技就是“大案牍术”,专门机构存储海量的各种记录信息,由专门人在需要的时候,通过案牍抽查,给出需要的线索。

  只不过,对于充当检索器的具体人来说,对天赋要求太高了,不能随意替换零件的“系统”,就不是应用科技了。

  陆川导演的《王的盛宴》,故事中,秦朝就有了全国人事信息库,每个人从生到死的所有信息和评价都记录其中,还能流传千古,成为后人了解先人的官方报道。

  全国人口信息汇总这件事,古代的朝廷真的是一直在努力做到,因为“人口”就是“赋税”。而真正把这事办成了,要等到明朝——

  朱元璋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派出大量官吏深入民间,最终完成了户籍保甲制度以及全国人口花名册的定期更新系统,一度真的做到了朝廷能查到任何一个人从出生开始的所有重要公开信息。

  古代没有网络搜索引擎,而文人不管是写文章还是写奏折,都要讲究引经据典,一旦用典用错了,轻则在文坛名声扫地,成为一时笑柄,重则就断了官场的名誉。

  写作时,脑海中会有模糊的记忆,需要具体去翻书对照准确的文字,这个时候,就会需要书童,或者贤内助,也就是“翻书娘”,去把需要的书找出来。

  好多文人都以有一个能为自己翻书的妻子或者女眷为荣,基本的能力是在书房几百册书卷里找出需要的书名,伶俐的是直接能翻出具体句子所在的那一页。

  有一则古代故事,就是人们夸奖一个大文豪引经据典,真是博学,文豪则说,是他的夫人更博学,他想起一句话的三五个字,夫人就去书房里把具体在哪本书里找出来给他。

  而且,这种需要人肉翻书查资料的现实其实并不遥远,大概在2000年以前,许多人写东西还是要靠自己翻书去查证的。

  而现在大家知道的最著名的“翻书娘”,其实是《天龙八部》中的王语嫣,对所有武侠秘籍和招数都牢记在脑海中,能说出任何招数的出处。

  电脑的出现,让“搜索”变得稀松平常,而一旦把“Google”以100%人工的方式还原出来,就达到了惊奇的错位感。

  而且,这种东西是个机械结构的“器物”,有操作方法,操作人也不需要有过人天赋,只要经过专业训练,就能操作。

  现代的数字计算机信息统计系统中,十二位编码是一种通例,电影局使用十二位的影片编码,国内有十二位的地区编码,卡号也是十二位……

  英国奇幻小说作家Terry Pratchett的“碟型世界”系列中,就有一部《开始邮政》,背景是中世纪时代的技术水平,有聪明人通过巨大的灯光翻格来远程传递信息,被称作“光报”,光报业务挤垮了邮局,形成了垄断……

  这种黑科技,其实就是技能树的选择方向不同,形成的奇观。也许在一个没有发明电的文明中,利用光和视觉来传递信息,就是一种技术必然了。

  《长安十二时辰》第一集里面,不良子扫荡贼窝的时候,不良人的编队推进方式,手里举着连弩的样子,和当代的特警拿着冲锋枪的画面是不是近乎重叠在一起了?

  在古龙的小说《白玉老虎》改编的《琥珀青龙》以及《绝代双骄》中,能连射的“细如牛毛”的毒针的暗器针筒,也是堪比的杀器。

  这类武器,古风小说中都是通过“巧夺天工”的妙手匠人以个人之力来制作。有时候,根本说不清,到底是古风故事让现代技术穿越了,还是说,现代技术只是古代技术的巅峰。

  一个窍门:比起信息技术和武器发明,对进行改造的科技,能在古风作品中产生更诡异的蒸汽朋克感觉。

  大家都夸奖《长安十二时辰》的考据做得好,大唐盛世的细节再现的漂亮,对于大唐女人们的描绘却不多。

  需要动刀的项目也不少,蒙娜丽莎不是最早刮掉眉毛的女人,唐时的血晕妆就是剃去眉毛,然后在眼皮上下画出红色系的彩色条纹。

  中国古代的医学中还有一种偏枝秘术,那就是专门针对“美容美形”的医术,因为不在民间应用,都是宛如传说。

  古代人会买下年轻的女孩,培养成出色的歌姬舞姬再卖掉。除了技术的训练,其中还有一种“美体术”,是用特别调制的药膏涂抹全身,缠上布条,七日之后,所有表皮褪掉,会新生出一层白嫩细腻的新肌肤……听着就很疼,也有些恐怖。

  古龙在《护花铃》里则实现了人造兽人合成术,诸神岛隐居的武侠高手们,都有一个死心塌地的半兽人仆人。

  至于罗贯中老先生在《三国演义》里记录了“刮骨疗毒”和华佗要给曹操做开颅手术,则是超越时代的想像力。

  把“大数据”叫做“大案牍术”,“案牍”本身就是准确的古代名词,说出来就好像好有信服力,案牍术是官吏工作,大案牍术就是黑科技了。

  《权力的游戏》里面,希腊火或者说石油燃烧弹被命名为“野火”,这个中翻本身就很古典诗意,取了“野火烧不尽”的梗。

  《天空之城系列中,给“巨大人形机器人”取了个“巨神兵”的名字,不但古典,还和欧式奇幻的“石像鬼”对仗,格调也高了一等。

  《绘战师》,则是把现代的战地新闻摄影记者,变成了古代战场画师。战士们对砍的时候,他们要在战场里现场画下来发生的一切……“绘战师”这个名字是不是又惨烈又浪漫。

  这个科技在你的故事中发挥的作用,是主角等重要角色才有的特技,还是整个世界背景的特技?(不同条码就有用不同技能的设定,日漫里已经有了)

  用把刀,对着空气一切,仿佛是从现实中“裁切下”了一片风景或者一个人的相貌,再从古诗词里寻个典故,比如叫做“春风切”或者“留目”。

  如果一个故事需要一种独特的推进方式,往往需要一种对应的特殊系统,尤其是《长安十二时辰》这种推理剧,如果只是靠主人公的灵机一动,就会让剧情单薄许多。

  幻想小说的环境恰好是一个与“现代陈规”不同的世界,你在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常识,都可以在那里中有另一种可能。

  最后的最后,别忘了,幻想作品本身就是提供想象力,猜测未来方向的。如果不敢在创作中发挥想像力,展现技术的另一种走向,那一个作者和套着缰绳的驴也就没多大差别了。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